>> 翼居網首頁
 出國留學、移民: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
出國留學、移民: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
(31chinese.com)


  20年前,出國刷盤子兩小時的收入,相當於國內職工一個月的工
資;

  20年後,“海龜”帶回的錢重新裝備了中關村;

  20年中,出國主題,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……

  出國:十年河東 十年河西

  高玉寶有句名言:我要讀書。短短四個字,表達了窮苦人不甘窮
困、擺脫苦難的強烈願望。“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”和“學而優
則仕”,自始至終被中國人視為改變自己命運的惟一途徑。直至20世
紀80年代,讀書的外延無限擴展開來,使“我要讀書”衍生出另一主
題:行者無疆。

  1978年,我上初二,有兩件事印象深刻。當年中國領導人訪問日
本,行程中安排到一普通日本人家訪問,電視台播放了實況,我第一
次見到吸塵器。當年還播放了一部美國電視片《大西洋海底來的人》
,主人公麥克﹒哈裡斯戴的茶色太陽鏡我也是第一次見到,後來北京
人把它叫作“麥克鏡”,流行了好長一段時間。

  15年後,我留學去了日本,我的初戀留學去了美國。

  20多年的出國主題,每過5年,流行的內容大約就會有變化。

  嫁出去

  80年代前期,限於開放的程度和政府的財力,國家派出去的留學
生很少,以其他方式出國的人也很少,“嫁出去”成為出國的主流。

  “嫁出去”的人一般來自京滬這樣的大城市,目的與“農轉非”
大同小異。北京的老職工一定還記得改革開放後第一次漲工資,大部
分人調了一級,7塊錢,收入從40多塊變為50多塊,感覺寬裕了不少
。北京最早開出租車的司機也一定有“上山”的經歷,拉老美去八達
嶺長城,往返200元。普通美國人,在本國月收入約多美元,按
當時兌換價1︰1.87計算,合人民幣4000元。而北京的普通職工,月
收入才幾十元。收入如此懸殊,“嫁出去”的意義也就不難理解了。

  “嫁出去”不光嫁老美,是老外就嫁,日本人、西班牙人、墨西
哥人、阿根廷人……還有一大批嫁到港台跟中國人過日子,掙得再少
也比內地多,窮則思變。

  “嫁出去”以上海為最多,據上海涉外婚姻統計數字,97%是“
嫁出去”,只有3%是“娶進來”,以致形成“上海女婿遍天下”的
說法。在上海,與洋老公出雙入對被認為是最體面的事,那種成就感
比過去中舉人要高,比中進士稍低。

  派出去

  80年代後期,“派出去”取代了“嫁出去”,政府行為取代了自
由市場。“派出去”的主要形式分兩種,一種是公派留學,一種是出
國考察。公派留學的去向主要是美國、日本等發達國家,派出去留學
的人,命運由此改變。

  公派留學生原則上不許打工,但出國後很少有人遵守,這群人很
快就致富了。對留學生來說,發達國家與中國的不同之處在於,在國
外,只要你想幹活,就能有收入;在國內,你想幹活,不一定有收入
。在美國刷盤子,1小時6美元,在日本刷,1小時700日元。由於美元
比價已由80年代前期的1︰1.87變為80年代後期的1︰3.8外匯券,而
外匯券與人民幣又有1︰1.8的黑市價格,所以美元對人民幣的黑市比
價實際為1︰6或1︰7左右。換句話說,在美國刷兩個小時的盤子,其
收入抵得上國內一個月的收入。派出去考察的人,屬於短期出國,公
費“開眼”,附帶買“大件”,雖說掙不了多少錢,但可以買“大件
”,可視作福利分配。當年日本夏普777錄音機,差不多有單人床那
麼寬,茶幾那麼高,組合音響進入之前,777威風八面,中國市場售
價1840元,難得有人問津。但出國回來的人,有免稅買大件電器的指
標,只花半價左右就能拿下。

  公派留學也好、考察也好,經濟上的收益十分明顯,爭取公派便
趨之若鶩了。80年代,出國形式完成了情與財的角色轉換。

  帶出去

  90年代前期,出國的人大多是被帶出去的。同學出去了,在外面
幫助聯系獎學金、聯系學校,國內的人再辦出去;老鄉出去了,幹上
勞務輸出,有機會就把國內老鄉介紹出去。考察一如即往,只是買大
件的優勢不那麼明顯了,觀光成分居多。嫁老外更為普及,不再大驚
小怪。

  “帶出去”的人因缺乏有效的選擇機制,人員素質魚龍混雜。先
去的哥哥在名校公費讀碩士,後去的弟弟可能只初中畢業,做份假材
料就走了,至於學什麼就不重要了,先打幾年工再說。很多“帶出去
”的後來“黑”了下來,成為所在國的社會負擔。時至今日,來自中
國內地“黑”在美國的人接近10萬,“黑”在日本的超過3萬。由於
出國被認為是改變命運的有效途徑,所以很多在國外不死不活的人“
打死也不回國”。

  以出國為誘餌,國內也發生了幾起出境大案。澳大利亞某學校招
募中國留學生詐騙案件,上千人受騙。日本某語言學校招生案件,上
千人受騙。吉林某地招赴韓國勞務輸出案件,上萬人受騙。另有多起
偷渡案,死傷十幾人、幾十人的事情年年發生。隨著出國人數增多,
出國問題漸趨復雜化,方方面面帶來許多負面影響。

  國外方面,那些不守法的中國人的所做所為,使一些外國人對中
國人的偏見有所抬頭,甚至因限制不法滯留的中國人,實行了較為偏
激的做法。比如某些發達國家對中國旅遊者的嚴格限制,對留學簽証
的無理拒簽等等,受害范圍已遠遠超過了“黑”的領域。國內方面,
媒體造勢炒作,獵奇並幸災樂禍,找出一些另類素材,把國外描繪成
地獄,什麼在美國紅燈區陪酒,在日本背死人,不一而足。同是這幫
記者和影視制作人,5年後又圍在“海龜”周圍,“紮”上了“風險
投資”。

  走出去

  90年代後期,出國的途徑增設了新渠道:移民。傳統的留學渠道
也發生了變化,由過去的公派為主,轉變為自費為主,完成了政府行
為到市場行為的轉換。這一時期大批的出國者,是靠自己的能力走出
去的。以移民咨詢服務業為例,1996年辦理一名加拿大技術移民,移
民公司收費6000美元,1998年5000美元,4000美元,已
低於3000美元。現在,加拿大每年計劃接收移民20萬左右,來自中國
內地的移民每年維持在兩萬左右,成為現在加拿大海外第一移民來源
地。再以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近年留學簽証率為例,1997年學生簽証
申請案1921個,獲簽率35%;1998年申請案3361個,獲簽率55%;
1999年申請案9319個,獲簽率59%;申請案1多個,獲簽
率59%。不但申請案數目大幅增加,獲簽率也逐年遞增。這些數字表
明,中國經濟的發展徹底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,出國的機會已不再是
改變命運的絕對方式,已不再是幸運女神的光顧,更多的人,可以通
過自己的實力,自主地設計人生。

  留學出國,不能不說美國。近年美國使館的學生簽証率受外界因
素幹擾較大,難以摸到脈搏,不便說三道四。但在整個90年代,還是
大致有規律可循的,拒簽率在50%上下。有很多人認為遠不至此,耳
聞目睹的事例足以証明赴美的艱辛,但實際情況確實是50%。因為人
們聽到的大多是沒走成的故事,走成的人早已愉快地打點行裝了。

  圍繞著留學、移民的主題,興起了一項以英語培訓為核心的出國
服務產業,新東方就是最成功的例子,現在校長俞敏洪身價上億,副
校長徐小平激情四射,在成為富豪的同時,他們也改變了許多人的命
運。

  擠出去

  新世紀,出國僅僅作為一種選擇,不再被神話。出國因素的多元
化,使其引領和先導作用不那麼明顯了,失去了往日的陽剛氣,出國
變得疲軟了,被動了。孩子在國內考大學不太有把握,家裡攢些錢送
出去讀高中吧;國內大學畢業沒尋到好職業,出去再學個專業,充充
電吧;工作多年沒混到好位置,看不到前途,移民國外養老吧。出國
的人好像是被迫出去的,被“擠出去”了。還有絕的,“灰色”收入
太多,自己出去或把孩子送出去,以備將來有朝一日“說得清”,洗
得幹幹淨淨。

  加拿大某大城市的一位房地產商對中國內地移民的某些做法很不
理解,幾十萬、幾百萬的現金購房,讓房地產商很傷腦筋。房地產商
不希望客戶一次性購買,希望客戶分期付款,這樣房地產商可少交銷
售稅款。可中國客戶真有氣派,比北美人還“北美”。

  國外的教育機構看到中國的留學市場有利可圖,也來切蛋糕了。
英國首相布萊爾曾明確提出,英國的英語教育本身就是一種教育資源
,應更充分的開發。英國教育的大門對中國是敞開的。布萊爾不僅是
這樣說的,英國也是這樣做的。近年英國使館學生簽証拒簽率始終維
持在20%至30%的低水平,甚至低於澳大利亞、新西蘭這樣的移民、
留學熱點國家。就連瑞士這樣的小國,也發出某種暗示。某年(距今
並不久遠,具體年份不便列出),瑞士駐北京大使館全年收到800份學
生簽証申請,拒簽的只有十幾人。同年,負責中國上海、浙江等出國
熱點省市簽証工作的瑞士駐上海領事館,共收到650份學生簽証申請
,拒簽的不到10人。

  在國外教育機構爭奪中國生源的同時,中國留學生也面臨著競爭
。一位從美國歸來的女生說,在美國,與中國學生爭奪獎學金的最強
勁的對手同樣來自亞洲國家,比如印度、巴基斯坦的學生,他們有英
語優勢,盡管本國貧富差距大,但留學的人一般並不富有,學習用功
。他們有些像以前的中國留學生,希望通過留學來改變自己命運的願
望特別強烈。有些人真的改變了自己的命運,近年印度的軟件行業和
IT產業就顯得生機勃勃。

  出國感受

  為什麼出國,對於我們來說,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一個問題。

  收獲:

  一、排在首位的應該就是眼界的開闊、視野的拓展,俗稱長見識


  在國內時,我也看了無數的美國大片、也經常上網窺視國外的新
聞,但出國後發現,原來自己過去對國外的了解是那麼有限。

  出國後,我沒有文化震撼的體驗,對這裡的現代化、物質上的富
庶更沒有感到驚詫(相反,我最初倒是很奇怪這裡怎麼不像我想像的
那樣“西方”,那樣“資本主義”)。但是,這裡的很多軟件類的東
西,比如社會的運行機制、人們的價值觀和集體性格以及思維方式生
活方式、各個民族所經歷過的歷史路程,乃至全球的變化多端的心態
、思潮和格局,這些,都是我不置身其中就難以領會得到的。

  在這裡,對世界其他文化的認識,不見得就是更正確,但起碼是
從一個新的角度出發的,有時也是更直接更快速更豐富的。最重要的
是,對自己的民族和文化有了一個反觀的再認識,這一點,對於我這
樣一個學識不夠淵博、思想不夠成熟的人來說,很重要。

  二、工作上的收獲。我想如果出國後能夠繼續深造的話,那你還
會在專業領域內有提高和進步。並且,這些會對你今後的事業發展(
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)都會很有好處──假如你能夠一直矢志不移
地從事本行的話。

  三、金錢上的收獲,這個很難說。現在的新移民,很多人都會帶
來自己在國內的積蓄,然後等讀完了一個學位並且找到了一份固定些
的工作,這時,才能扭虧為盈。有了工作,假如能勤儉持家,那也會
攢下一些錢。但是這個數目也絕對不是你在國內做生意就掙不到的。

  還有人會想到關於孩子的收獲。能生兩三個孩子,這是個人喜好
的問題。至於說能讓孩子接受外國教育在國外環境裡長大,在這一點
上我的觀點會引起很多人的駁斥。所以這些我都不覺得是收獲。

  四、此外,還有一些零星的收獲。讓我們看看許多人回國後覺得
有哪些是不習慣的、難以忍受的,那就是國外生活的好處了。

  損失:

  一、出國或者是在國外生活,可能會有比較大的一項損失就是人
生過程中的一些環節的斷裂。比如,有的人可能在婚姻、生孩子、工
作事業等方面錯過一些機會,錯過恰當的時機,或者幹脆就是整個地
錯過去了。當然這些都是事在人為、可以盡量去避免的。但是要知道
,誰最初也都是這麼打算的,可實際上一路走下來,最後你會發現自
己竟是那麼的身不由己。

  二、另外,跟家人的分離。在國內,我們也不一定就是在父母身
邊,但如果是離開十年八年,那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巨大的損失。

  三、錯過了解國內發展進程的損失。看到過一條美國中文報紙上
的報道,說在哈佛召開了一個關於中國網絡發展的展示會,會上很多
中國留學生的提問說明他們對今天的國內太缺乏了解。有留學生問國
內住宅房裡的電壓容量那麼小,用一個電飯鍋就不能用別的大電器,
怎麼能普及電腦。

  四、心態上的損失。有人說出國了那自由的不像到家了一樣,也
有人覺得在國外不用受人際關系上的累和氣(誰說就真的不用),這些
我都沒有體會到。

  最初,語言上的遲鈍、經濟上的拮據、社會地位的降低、想家都
會影響心態。然後,當你能跟普通外國人“同樣”工作生活時,會有
兩樣東西影響你的心態:一是二等公民的感覺──就算你不把自己當
外人,種族偏見和歧視也不是絕對不存在;二是空虛感,就是覺得周
圍的一切似乎跟你的關系都不大。在國內的年輕人會覺得什麼都瞧不
起、都看不順眼、都不值得一做,而這裡,假如你不是土生土長的話
,你會覺得一切熱鬧都只是別人的熱鬧。

  也許這都有道理,但是在感覺上你就真的那麼個感覺。

    >> 返回翼居網(31chinese.com)首頁
* 華翼新聞 *
一周熱點新聞

Copyright © 31chines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