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翼居網首頁
 留學經歷:一身債的“小結婚狂”
  留學生經歷:一身債的“小結婚狂” 轉載
(31chinese.com)



  他們大多中學未畢業就獨自一人來到陌生的國度,他們比同齡人經歷更多,成熟更快,有人羨慕他們,也有人擔心他們。但無論如何,這些初長羽毛的小鳥正在異鄉的天空中勇敢地飛翔著。

  來自廣東的小“房東”

  我在倫敦的房東是個名叫小龍的小留學生。7歲從廣東來英國讀大學預科,今年快要從商學院畢業了。他告訴我他的父親有一間加工牛仔褲的工廠,可以供他在倫敦的花銷。但是,經過4年的磨練,他現在雖然還沒有畢業,但生活上已經不用花家裡的錢了。他很高興地告訴我,他覺得自己是學商業的,就是要會賺錢才好,積累點經驗,也好畢業後回家去幫老爸。

  他掙錢的辦法是請父親出資幫他租下了一整棟英國人的房子,就在校園附近,自己再把房子裡的7間臥室一間一間分租給自己的同學,出租的價格比學校宿舍還低一點,如此批發轉零售,他靠其中的差價每年也可以有上千英鎊收入。小房東對我說,他剛來英國的時候換了很多住處,吃過不少虧。所以知道學生到底想要什麼樣的房子,如今他的生活水平一年比一年高,很有成就感。

  因為混得熟了,我也搬進了小龍的大房子裡。這才發現,為了把所有的臥室都出租出去,小龍自己其實住在房子一層的客廳裡。英國人一般不允許人在客廳裡住宿,小龍說他為了可以住在客廳和房東商量了很久。夏天,小龍到雅典去看奧運會,讓我幫他看幾天房,我在他的客廳裡呆了一個星期,發現與二層的臥室比起來,客廳又冷又潮,而且因為挨著廚房和洗衣間,噪音也很大。七八個各國學生每天進進出出都從客廳門口走,各種雜事不斷:誰的房間燈泡壞了,誰洗澡的時候下水堵住了,某某打碎了一個公用的盤子,還有某某想提前搬出去等等。我發現房東這個差事其實也不輕鬆。

  不過小龍對這些麻煩似乎不以為意,他惟一擔心的是暑假的時候學生們回家了,他的房子往往會空一半──那就是損失啊!他說話時,口氣一點也不像一個剛剛20歲出頭的孩子。為了減輕出租房子要承擔的風險,小龍在麥當勞快餐廳找了一份工,每周去兩天,每月也能有將近300英鎊的收入。有一天,小龍給我看他新買的一部佳能數碼相機,說這就是用打工攢的錢買的。

  小龍讀書的方法也像在做生意。老師要求大家花兩周寫的論文,小龍就用三天,他說少花時間也能過關最劃算,不然就沒空打工了。聽到他的同學告訴我小龍的學習成績並不太好,我一點也不意外,但大家都估計他可以勉強畢業──“反正畢業回家做生意,我沒必要當優等生。”小龍撂下這麼一句話就去忙著給大家交水電煤氣費去了。

  會精打細算的小“款姐”

  小雅17歲來到英國,現在已經讀完大學了。她一直不肯說她的父親到底是做什麼生意的,不過她經常提起自己的家,說父親沒有實業留給她,就是有錢。但是那不是她掙的錢,所以還是要省著花。因為有錢又要省著花,於是她花了500英鎊買了一部二手車,不過,因為停車時停錯了地方,第一個星期就被罰款200英鎊。一個月後,那輛車幹脆就壞得不能用了。為了安慰她,她家裡不久托人送來了一部卡拉OK機,大家一起玩了好幾個晚上。

  平常小雅穿得很簡單,但是她上街買的衣服很貴。她說留著回家穿。買的吃的東西也很貴,而且經常買了以後忘了吃,常有東西忘在冰箱裡壞掉。

  可以看出來,小雅很想家。下廚房的時候,她常常說,回家以後,就再也不用做飯了。不過經過多次鍛煉,小雅的飯其實做得還是挺好吃的。她也經常給家裡打長途,一打就是一個鐘頭。有時候就是要聽聽那頭電視的聲音。

  和她相處久了,我發現小雅其實是一個很有主見的孩子。她會辨別朋友,不肯和不三不四的人一起鬼混;生活上也自律,不學英國學生抽煙喝酒的那一套。而且這孩子挺善良,天天惦記著給門口的流浪貓留點吃的。有一次,她的一個男同學來倫敦玩沒有地方住,小雅還把自己的房間讓出來,當晚搬到我這裡擠了一夜。不過,就因為有男同學在她的房間裡住了一夜,便有人說她交了男朋友。小雅氣得哭了一晚上,一定要我做証,說她沒有和男生睡過覺。說要是這樣的話讓家裡聽見,就沒臉回家了。

  小雅書讀得也不錯,每天很努力地看一堆書,然後寫論文,成績在中等以上。這在英國本地人居多的班上是相當難得的。畢業回國那天,我去送她。小雅穿了一條黑皮裙子,蔥綠的小坎,拎著意大利產的綠色大皮包,穿著一雙小高跟靴子,完全沒有了校園裡的簡朴和隨便,嚴肅地揮手告別,說廚房裡她剛做了一桌菜,讓我們自己吃吧,她要回家了。

  背著一身債的小“結婚狂”

  小紅一點也不諱言自己家裡不富裕,說父母是向所有親戚借錢才供她出來的。“我欠所有人的情,”小紅說,“將來就是把錢還上,人情也還不過來。”她頓了頓,接著說:“其實錢可能也還不上,我沒工作經驗,回去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啊。”她也是中學沒有畢業就來到英國,我問她:“那你出來做什麼?”她極其冷靜和準確地回答道:“替我父母完成一個他們沒完成的夢想。可是我將來怎麼著,他們也沒辦法,只能靠我自己了。”我知道小紅只有21歲,但她談到這件事冷靜得讓我吃驚。

  小紅是我認識的小留學生裡惟一一個出國前就會做飯的孩子。她說她從小學四年級就學做飯,初中就能做一家人吃的了──“我媽早就要送我出來,老早就想好了要讓我獨立,她說會做飯的孩子出國會好過一點。”小紅說。混熟了以後,我有一次試著問她是否想家,小紅說剛來的那天晚上,她很想家,哭著給家打電話,沒想到她媽在電話那頭沒哭,還勸她說:“忍著吧,閨女。將來你住別墅、開奔馳的時候就不哭了。”

  不過背著一身債出來的小紅,在英國的學校裡完全看不出自己有什麼住大房子開奔馳的希望,在一個英國男孩聖誕節前後對她進行了瘋狂追求之後,小紅終於有了新的發現:有個英國男朋友起碼可以讓自己生活得輕鬆一點。那英國男孩只有19歲,但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得多,他帶小紅看足球,泡酒吧,聽音樂會,在小紅最缺錢的時候,那個男孩還打工為她掙錢買飛機票回家過暑假,小紅一時覺得生活幸福得很。但沒有想到的是,等過完暑假回來,那男孩不知為什麼又和另外一個女孩住在了一起。而小紅因為暑假裡給英國打長途,卻欠下了400多英鎊的手機費。

  剛開學沒幾天的時候,小紅來借我們樓層的電話給家裡撥長途。對媽媽講了欠電話費的事情。放下電話就愁眉不展地對我說:“我媽說別還錢,讓我搬家,讓電話公司找不著我。”我一聽,覺得這不是一個辦法,英國的信用記錄很嚴格,電話公司有不良記錄的人,將來銀行開戶、找工作都很麻煩,我勸她如果有辦法的話還是還上這筆錢為好。小紅想想我說的有理,就又打算撥電話,但只撥了兩個號碼就停住了,對我說:“我剛才聽見我媽在那頭打麻將呢,還是別掃她的興,我還就是了。”

  後來我聽說小紅去打工了。結果沒幹幾天就凍病了。因為她心不在焉,學校裡不少作業也沒有完成,又回來趕作業。我再見到小紅大概是一個多月以後了,她正挎著一個英國小伙子的手臂逛街。看見我,小紅很高興地給我介紹說這是她新交的男朋友,是搞音樂的。“沒準我們會結婚呢。”小紅說,“他很好,幫我打工。”

    >> 返回翼居網(31chinese.com)首頁
* 華翼新聞 *
一周熱點新聞

Copyright © 31chines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