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翼居網首頁
 中國最早的女留學生
中國最早的女留學生
(31chinese.com)



中國最早的留學生是隨外國傳教士走出國門的,其中也包括女留學生。據載,中國最早的女留學生是寧波人金雅妹。金1864年生,自幼父母雙亡,被傳教士麥加地博士收為養女,雅妹先隨麥加地赴美國,1872年又隨麥到日本,入日本學校接受教育。1881年雅妹又赴美國學醫,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紐約女子醫科大學。此後活躍於日本和中國,對中國醫學的發展作了重要貢獻。

中國早期的留學生大多是日本留學生。隨著留學日本熱潮的興起,被封建禮教束縛了幾千年的中國女性也隨著父兄離家東渡,而最先來到日本的女性都是風氣比較開放的南方女子。

1899年建校的東京實踐女學校的校長下田歌子熱衷於中國留學生教育,當時的中國女留學生大都就讀於實踐女學校。19,有十余名中國留學生在該校學習。當時上海的《大陸》雜志曾刊登了下田歌子校長和7位留學生的照片,並撰文讚揚了當時的留日女學生。清末該校共有二百余名中國學生入學。秋瑾也曾在該校學習,學校至今仍保存有秋瑾手抄的詩集《白香詞譜》。

實踐女學校校規很嚴,集體住校,統一管理,不許隨便外出。盡管這樣,在校的留學生仍積極參加了“拒俄運動”等愛國革命活動。女學生們對阻止她們參加留學生集體活動的下田校長說:“無國哪有我,無我哪有學。”這是當時留學生救國為先心境的真實寫照。在女性教育未正式納入教育體系的清末,女性的赴日留學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。首先,她們的留學行為本身就是對封建禮教的巨大沖擊,此外,她們還先後在日本結成了四個女學生的獨立組織,並創辦了多達7種的女性雜志,大力宣傳新的女性觀、愛國革命新思想。這對當時中國傳統觀念的震撼可想而知。

中華民國成立後,留學生的目的已由清末的“革命,改革救國”向“科學、教育救國”轉變。女留學生們已不再集中於進行初、中級教育的實踐女學校,開始進入東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、奈良女子高等師范學校、東京高等蠶絲學校、東京女子醫學專門學校、女子美術學校等高級、專科學校學習。這一現象,和中國國內女子學校的迅速增加、女學生教育水準的提高密切相關。

留學奈良女子高等師范學校的錢青在浙江省立杭州女子中學畢業後,於1925年8月赴日留學。和錢青一起來日本的,還有同校畢業的另外5名同學。6人隨當時在福岡明治專門學校留學回國探親的沈端先(夏衍)到達奈良,進入該校為留學生設立的特設預科,學習日語等基礎知識,後其中兩人退學去了東京學醫學和美術,其他4人考入該校本科繼續學習。錢青於1932年畢業,回國後在大學任教並從事翻譯工作。

奈良女高師的留學生和其他學校不同,她們和日本學生同吃同住,輪班做飯、打掃衛生。據錢青回憶,剛入學的時候,在中國很少做家務的留學生們,對自己打掃房間和廁所很不習慣,也曾把飯燒焦過。在同宿舍朋友們的幫助下,她們很快適應了留學生活,逐漸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。

從20世紀20年代中期開始,由於日本的部分大學開始有條件地招收女生,30年代進入大學學習的留日女生也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>> 返回翼居網(31chinese.com)首頁
* 華翼新聞 *
一周熱點新聞

Copyright © 31chinese.com